Meta 万人裁员亲历者自述:小扎尝到了降本的甜头

发表于 1年以前  · 总阅读量:949 次

本文为极客公园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凌梓郡
编辑:郑玄

一名 Ins 伦敦部门的高级工程师,讲述自己经历的 Meta 大裁员。

「效率之年」是马克·扎克伯格在 2 月份为 2023 年定下的主题词,目的是改善财务、让公司更高效。裁员随之成为持续笼罩在所有员工头上的阴影。

在 3 月到 5 月,Meta 将分三批一共裁员 1 万人,4 月份的裁员还没有完全结束,5 月份的第三轮刚开启。这还不包括 2022 年底已经被裁的 2 万人。根据财报的公开数据推测,裁员全部结束后,Meta 的员工将从巅峰期的 87000 人减少到 67000 人。

Leo 是 Instagram 伦敦部门的工程师,4 月第二批裁员中被波及。她在公司的时间不长,聊天时还习惯称呼公司「Facebook」而不是「Meta」。资历上属于高级软件工程师,也就是被认为能力成熟、相当稳定、可躺平可晋升可跳槽、相当有安全感的 L5 级别。

作为裁员风暴中的一员,她显得很平静。英国的裁员程序将会延续两到四个月,在等待最终的谈判结果下来之前,她打算一边面试,一边计划未来。极客公园和她聊了聊这次裁员的情况,在 Meta 快节奏、高压力的工作氛围,以及作为一个员工对公司的看法。

她在很多不同地方工作过,包括国内的创业公司,她说作为一个工程师在 Meta 工作很累,但是很爽,有很大的话语权。只是公司没有护城河,大家都处于苦苦支撑的状态,这也是 Meta 要 All in 元宇宙的根本原因。小扎宣布分三批裁员,她觉得除了操作上的可行性,也有持续推动股价的考虑。

在 2 月份对外公开了裁员计划之后,Meta 股价一路上涨。最近四月底的第一季度财报发出后,当天股价便上涨了 12%。

以下是经整理过的 Leo 自述。通过她的讲述,或许能带给你理解这家巨头公司的一块拼图。

01

我收到裁员通知挺意外的,因为我觉得自己是收不到的。后来发现,我们整个组全收到了。

按照英国法律,如果 10 个相同职位和级别之中要裁 1 个人,那 10 个人都会收到「You are potenially affected(你可能会受到影响)」,这个时候我们不知道要裁多少人。

我整个团队全部都收到了「potentially affected」,因为之前 Instagram 扩张的计划改变了,伦敦分部要撤掉,把这部分人迁移回美国去。

按照公司之前的设想,想让 Instagram 的工程师团队(engineer team)在全球运转起来。美国东岸、西岸和英国最好都有分部,英国也有重要的 team。后来发现由于时差,效率不是很高;同时,由于公司整体招聘冻结,也导致在伦敦招聘不是很顺利。

这次裁员伴随着组织调整,就是组织扁平化。IC(注:Individual contributors,非经理岗)上面有 Manager(经理),到扎克伯格当中有几层。五六层是正常的,八九层就太多了。现在有些地方层级太多了,当中有一些 manager 可能会被裁掉,或者给予转成 IC 的选项,同时裁掉一部分 engineer。

的确存在架构冗余的情况。我们团队很忙,日常工作紧张,但其他很轻松的团队肯定有。比如,有的 manager 下面管 8 个人,有的 manager 下面只有两个 manager,没有其他 IC,我觉得这的确不是很合理。

2023 年可能会裁约 1 万个人,伴随裁员,一些部门就会重组。

3 月中旬全公司都收到了一封邮件通知。接着进行了全公司跟小扎(扎克伯格)的 Q&A。他说,去年 11 月份裁员的时候,你们说公司不透明,现在公司就对你们透明一点。

他说了为什么要裁员,以及裁员的逻辑。会分三波裁,第一波是 3 月份,1500 个人左右,主要是 Recruiting(招聘)。我们过去不知道公司 Reruiting 有 1500 个人。4 月份第三周、5 月份第三周分别是第二波和第三波。

第二波是技术人员,包含涉及 engineer 的团队和部门,就是我所在的这一块,会裁 4000 个左右。5 月份人应该更多,应该有可能会 5000 到 6000(注:5 月下旬,Meta 宣布第三波裁员 6000 人),属于 Business,包括市场、销售,裁的 engineer 不多,除非项目实在太烂了。

小扎解释了分三波裁的原因,只有 Recruiting 可以先裁,技术人员裁了之后,再考虑一下,才知道 Business 要怎么裁。说起来也合理,但是我猜测,可能有持续推动股价的考虑。

关于为什么裁员,他说了很多原因,其中有一个我很难接受,但想想也正常。他说,11 月份裁得不错,效率提升了,没有想到可以去除那么多隐形开销。所以他想再 push harder 一点。一些项目关掉了,节省的开销并不单单包含这些项目的开销,也包含于关于这些项目涉及交通、联络的开销。我觉得他没有装,他怎么想就怎么说的。

隐藏的含义就是,他觉得现在很多人可能还在拖累公司,不需要这么多人。有一些项目的确是关掉好,他想专注在一些赚钱的项目,或者有潜力的东西上。

公司和个人的利益不可能完全一致,所以我觉得在他的角度完全合理,只是他说出来之后让我觉得很震惊。我平时说话已经让别人很难接受了,他居然让我很难接受。

不过这也是 Q&A 的好处,问题都是很尖锐,所以我们很喜闻乐见看他 Q&A。

他非常 engineer,大公司里工程师出身的人还在做 CEO,只有他一个。我进 Facebook 也是看到了这一点。

02

在英国这边,会有时长两个月多的协商流程。收到裁员邮件的后两周,公司会给时间投票选谈判代表。代表的数量是根据受波及的人数决定的,目前是 50:1。

因为每个人的诉求不一样,代表要尽量覆盖所有人的诉求。有些人希望留下,有些人希望拿更多的钱走,有些人希望去美国,每个人都会说自己的关注点,你喜欢的话就可以投票请他做代表。

举例来说,像乌克兰、俄罗斯这样来自战乱国家的人,留在英国就是第一优先级,会希望优先转岗。有些人会说,我已经在美国、英国工作很多年,对签证方面的事情很熟,可以帮你们拿到好的裁决结果;有些人说我是 manager,过去几年我被裁过,我也裁过别人,我对这方面都很有研究。

这些同事很高效地建立很多 WhatsApp 群,在 Google Docs 上建立时间线,所有的资源、工会都弄起来,在线投票。没有组织,是自发的。停掉工作三天,他们就可以做这么多事情。我觉得很惊讶,但这也很必然。所以我很开心,同事们真的能力都很强。

这些代表会跟公司谈判一个多月左右,就是集体协商(collective consultation)。在谈判开始的那一天,公司会告诉这些代表,具体要裁员多少人。

他们就充当传话筒,跟我们一起聊,直到拿到一个大家都觉得还可以的协议结果(package)。很多内容可以谈:赔偿多少钱;有没有一些人要留下来,能不能给一些转组的机会,有没有转美国的机会;有些人在意签证,那么能不能少给点补偿,多让我们在在职名单(payroll)上呆一阵,让持签证(on visa)的人可以找到工作。

期间会确定谁要被开除,标准也是我们、代表、公司之间谈出来的。11 月份裁员的标准是这么定的,上一次 Performance review 评级,加上在公司服役了几年,每年加 0.5 分,再有其他维度的评分加在一起,计算每个人的总分。通过排序就会确定谁被影响。

我属于英国 Instagram,是不是会转到美国去多了一个变数,集体协商的时候,代表 Instagram 的人收到的选项会多一些。不过由于部门是整体撤掉,所以打分阶段没有意义,原则上不会有人留下来。

集体协商结束之后,受影响的人进入个人协商(individual consultation)。个人协商如果涉及律师费用,公司最后会报销。

公司会酌情考虑个人情况,但是你一定要把诉求说出来,什么都是可以放在桌面上谈的。我可以说我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我有一个小孩——但这种就没「我有三个小孩且我老婆又怀孕了」更有说服力。

在美国就直接给钱了。我有几个同事在 4 月 18 号收到这一轮裁员邮件,两天就直接拿包走人。在英国也有没有过试用期的人,当天就直接走了。在美国,按照官方的说法,补偿 16 周的工资,加上每多一年工龄就多两周。想告公司的话,可以之后再告,但是当天你得走。

03

理论上我在开始集体协商之前都要工作,但我也没有什么心情,因为不工作又能怎么样,公司该裁还是裁。不过有一个两难之处:你不一定会走,如果你最终没有被裁,期间又不工作,明年的 Performance review 可能不好,那么明年可能还是要被裁。

今年 4 月份被裁的人里面,就有去年 10 月份留下来的。去年 10、11 月份有一些在伦敦的人就没怎么工作,在进行我们现在的流程,最后他们留下来了。但是到了 4 月份,由于之前的表现不好,还是被裁了。

上一轮裁员到现在,我们都很认真工作,因为去年 11 月份裁员,我们团队一个都没有影响。还在想明年怎么干,甚至没有花很多时间看那边裁员的流程。

Meta 在几个大公司里面是最累最忙的,升职是最快的,流动性也大一点,会掏空人。以前是半年一次 Performance Review,现在是一年一次。这是 Meta 最著名的文化,在这里工作比在创业公司工作还要累,但是应该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效激励员工了。如果连续三个 Half 都拿了 RE(注:Redefine Expectation,重新定义预期,Meta 绩效评级最高档,少于员工总数 5%),基本上已经财富自由了一半了。

你需要聊一下,上一年做了什么项目,量化这些项目给公司带来了多少钱,或者省了多少钱;你带了多少人,指明了什么方向。有很多的维度评估,你需要去量化所有的 Impact(影响),最后会给你定一个评级,这个直接影响到明年的工资、股票发放。

你在做每个项目的时候要事先想好几点。Impact 大不大,机会大不大,怎么衡量,再着手去做。如果你赌在一个错的项目上,可能会浪费很久时间,今年这一块带来的报酬就没有了。心理状态上有许多需要调整的地方,你会觉得工作很赶,以至于需要策略性考虑哪段时间休假。

因为每次评估的周期只有一年、半年,时间很短。这会导致每个人的工作都很短视。除非公司层面会鼓励你做一个长期项目,在还没有阶段性成果的时候就能够认可你。当然是有一些博弈在里面的,这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如果要做长期项目,你要先写一个提议(proposal),说清楚短期想做什么,长期定几个里程碑(milestone)。但是长期计划很难应对之后的变化。我进公司一年多,已经有两次大规模的组织调整了。组织变动,之前花了很多心思做的、很清晰的计划可能要改。裁员、组织调整太多,会让公司的状态更短视一些。

04

进入 Meta 一年来,我对公司的感观没有太大的变化,每个人能力都很强,身边的同事非常努力,让我感觉在这个地方工作是一件很爽的事。

很多人进来,可能会发现旁边的人要么是名校博士,要么发过很牛的 paper,觉得自己很渣,这会导致心理有问题。因此会特地给每个新入职员工一份培训,叫做克服 imposter syndrome(冒名顶替综合症)。我可以想象之前的人或许能力更强,优秀的人可能走了一部分,但现在我身边的员工能力依然很强。

据我的经验来看,一个人的能力和他本科学校相关度非常高。如果他的本科学校是个名校,比如耶鲁哈佛之类,综合能力没有短板;但他如果本身很强,本科学校并不是很好,可以当他有一技之长,综合能力应该有其他短板。这是我长时间的观察的结果。

周围的人在职业上很闪光,会给你压力,但并不是让你有不舒服的压力,大家不是那种很很 aggresive(攻击性)的风格。我在伦敦会工作 8-10 个小时。美国西海岸的下午是我的晚上,很多时候我需要晚上工作,其实是很累的。我们没有加班的概念,想休息了就休息一下,能多做就多做一会。

Meta 的特别之处是员工非常善于向上管理,做 manager 似乎比 IC 轻松。enigneer 要给自己找方向,需要验证自己的方向是大方向。领导最大的工作,就是保持下面 enigneer 的工作动力。

我的 manager 在这里工作多年,我会告诉他我想做什么。他会告诉你一些个人看法,告诉你他觉得这个方向怎么样,指点一下。如果他觉得合理,他就会说你去做。他觉得不合理,会再给你一个方向,让你去想一想。但如果你轮到别人给你方向,这可能不是个好方向。Meta 的哲学是,你自己找的方向会有动力去做,等别人给你方向你就会随便做做,那对你自己不好。

如果大家都抢的热门方向,不一定好,这也是一种博弈。如果大家都在一个一亩三分地找方向,因为每个人的速度都差不多,最后每个人可以收割的成果只有一点点。

这其实考验你跟同事之间关系。在磨合当中你会发现,谁比较突出,你就知道谁会预见一些东西,谁会找到好的方向。

你要保证 manager 知道你在干什么。同时你要足够聪明,情商足够高,让你的 peer review 都觉得你干的不错,是个好人。你的 manager 是你的律师,在不同团队间对齐(calibration)的时候,他会帮你说话,所以你要尽可能为你的律师提供证据,他会用他的方法为你辩护,让你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05

宏观层面,我觉得公司没有什么护城河,大家处于苦苦把公司撑着的状态。其实公司一直想找一个很大的护城河,目前 Apple 或者谷歌做什么改动,对公司的影响就会很大,整个系统是有依赖性的,

把依赖性去掉,最好做法就是从底层自创一套故事,于是觉得元宇宙是一个可以做的事情。元宇宙如果能够做起来,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护城河。

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是马上就可以看到曙光,能赚钱。从技术上来看,Meta 这方面还是蛮强的。但是这个领域的关键转变什么时候发生呢?还需要把故事货币化。这并不容易,但如果能一直保持行业领先,我觉得是一条路。

我买了 Quest 2,没有买 Quest pro。公司没有要求我们买头显,但是大家都会买,因为公司有福利可以报销一部分。我没有用过 Horizon workroom,也没有被要求用过。

我觉得 WhatsApp 也是一个下个增长点,这是是单 engineer 服务客户数量很多的一个 APP,很厉害。美国等重点地区的数据表现也很好。

在 Meta,engnieer 的话语权非常大,可以否决一切事情,尤其在 Facebook 相关的部门。只要 engineer 有足够大的权限,manager 基本上顺着 engineer。

这里不会上没有数据驱动(Data Driven)的项目。国内有很多一拍脑袋就让你做的项目,你问一下产品设计、或者产品经理,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只想做一下。我们不会做这种没有 Data Drive 的项目。你告诉我,改造能增加多少点击量,增加多少转换率,我会去做。Idea 不分贵贱,但是它的影响规模(impact sizing)可以从数字上算出来。

这应该是在科技公司里面,engineer 最友好的一个公司。我觉得在国内应该体会不到。我在国内创业公司干过,engineer 更像一个工具。说加班就加班,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你问产品经理为什么,他其实说不清楚,这种情况很多。

在 Meta,官僚主义其实没有这么强,你可以影响别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摊在桌子上谈。在其他公司官僚主义更强的情况下,个人除了跟 manager 搞好关系,做不了太多。

如果 L5 不想升职,保 L5 的职位也是可以的。或者是你需要 support,你给我点方向,或者说我觉这对我的 package 影响很大,你一定要对我说,然后他会告诉你的,在其他公司可能放在桌上谈了也没用。

One more thing

我在很多公司工作过,经历过公司倒闭一次,公司裁员三次。对我来说离职或者换工作是很常见的事情。

如果你年轻的时候,在 Facebook 先定好方向,确定要赚多少钱之后退休,你就大概 35 岁、45 岁就可以就可以退休了。生活简朴一点就不用再工作了,在互联网前 10 年黄金时候是可以这么做的。

现在整体行情不太好。大公司有过度招聘,他们想借此机会多开掉一点人,不要那么臃肿,伊隆·马斯克也告诉他们了,全开光也没事。

现在的处境,我觉得其实对我还是个蛮好的事情。之前你在做公司的 Project,顷刻之间你要做关于人生的 Project,还是有工资可以拿的。我可能会去面试几家,同时看着公司里讨价还价 package 有多大,然后再考虑到底该怎么办。

按我性格来说,有很多东西需要考虑。比如要不要去美国,如果我不去的话,是不是去其它国家?我要知道什么决定对我和我的家人是最合理的,最有益的。有些东西是有概率的,有很多利益权衡可以做。

行业怎么样也不是我决定的,大不了我不干这行了,去银行也能找到一份工作,所以我也不是特别担心。

 相关推荐

刘强东夫妇:“移民美国”传言被驳斥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和其妻子章泽天最近成为了互联网舆论关注的焦点。有关他们“移民美国”和在美国购买豪宅的传言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然而,京东官方通过微博发言人发布的消息澄清了这些传言,称这些言论纯属虚假信息和蓄意捏造。

发布于:8月以前  |  808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博主曝三大运营商,将集体采购百万台华为Mate60系列

日前,据博主“@超能数码君老周”爆料,国内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预计将集体采购百万台规模的华为Mate60系列手机。

发布于:8月以前  |  770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ASML CEO警告:出口管制不是可行做法,不要“逼迫中国大陆创新”

据报道,荷兰半导体设备公司ASML正看到美国对华遏制政策的负面影响。阿斯麦(ASML)CEO彼得·温宁克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分享了他对中国大陆问题以及该公司面临的出口管制和保护主义的看法。彼得曾在多个场合表达了他对出口管制以及中荷经济关系的担忧。

发布于:8月以前  |  756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抖音中长视频App青桃更名抖音精选,字节再发力对抗B站

今年早些时候,抖音悄然上线了一款名为“青桃”的 App,Slogan 为“看见你的热爱”,根据应用介绍可知,“青桃”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兴趣知识视频平台,由抖音官方出品的中长视频关联版本,整体风格有些类似B站。

发布于:8月以前  |  648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威马CDO:中国每百户家庭仅17户有车

日前,威马汽车首席数据官梅松林转发了一份“世界各国地区拥车率排行榜”,同时,他发文表示:中国汽车普及率低于非洲国家尼日利亚,每百户家庭仅17户有车。意大利世界排名第一,每十户中九户有车。

发布于:8月以前  |  589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研究发现维生素 C 等抗氧化剂会刺激癌症生长和转移

近日,一项新的研究发现,维生素 C 和 E 等抗氧化剂会激活一种机制,刺激癌症肿瘤中新血管的生长,帮助它们生长和扩散。

发布于:8月以前  |  449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苹果据称正引入3D打印技术,用以生产智能手表的钢质底盘

据媒体援引消息人士报道,苹果公司正在测试使用3D打印技术来生产其智能手表的钢质底盘。消息传出后,3D系统一度大涨超10%,不过截至周三收盘,该股涨幅回落至2%以内。

发布于:9月以前  |  446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千万级抖音网红秀才账号被封禁

9月2日,坐拥千万粉丝的网红主播“秀才”账号被封禁,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引发热议。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秀才”账号违反平台相关规定,已封禁。据知情人士透露,秀才近期被举报存在违法行为,这可能是他被封禁的部分原因。据悉,“秀才”年龄39岁,是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人,抖音网红,粉丝数量超1200万。他曾被称为“中老年...

发布于:8月以前  |  445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亚马逊股东起诉公司和贝索斯,称其在购买卫星发射服务时忽视了 SpaceX

9月3日消息,亚马逊的一些股东,包括持有该公司股票的一家养老基金,日前对亚马逊、其创始人贝索斯和其董事会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为 Project Kuiper 卫星星座项目购买发射服务时“违反了信义义务”。

发布于:8月以前  |  444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苹果上线AppsbyApple网站,以推广自家应用程序

据消息,为推广自家应用,苹果现推出了一个名为“Apps by Apple”的网站,展示了苹果为旗下产品(如 iPhone、iPad、Apple Watch、Mac 和 Apple TV)开发的各种应用程序。

发布于:8月以前  |  442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特斯拉美国降价引发投资者不满:“这是短期麻醉剂”

特斯拉本周在美国大幅下调Model S和X售价,引发了该公司一些最坚定支持者的不满。知名特斯拉多头、未来基金(Future Fund)管理合伙人加里·布莱克发帖称,降价是一种“短期麻醉剂”,会让潜在客户等待进一步降价。

发布于:8月以前  |  441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光刻机巨头阿斯麦:拿到许可,继续对华出口

据外媒9月2日报道,荷兰半导体设备制造商阿斯麦称,尽管荷兰政府颁布的半导体设备出口管制新规9月正式生效,但该公司已获得在2023年底以前向中国运送受限制芯片制造机器的许可。

发布于:8月以前  |  437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马斯克与库克首次隔空合作:为苹果提供卫星服务

近日,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苹果卫星服务提供商 Globalstar 近期向马斯克旗下的 SpaceX 支付 6400 万美元(约 4.65 亿元人民币)。用于在 2023-2025 年期间,发射卫星,进一步扩展苹果 iPhone 系列的 SOS 卫星服务。

发布于:8月以前  |  430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𝕏(推特)调整隐私政策,可拿用户发布的信息训练 AI 模型

据报道,马斯克旗下社交平台𝕏(推特)日前调整了隐私政策,允许 𝕏 使用用户发布的信息来训练其人工智能(AI)模型。新的隐私政策将于 9 月 29 日生效。新政策规定,𝕏可能会使用所收集到的平台信息和公开可用的信息,来帮助训练 𝕏 的机器学习或人工智能模型。

发布于:8月以前  |  428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荣耀CEO谈华为手机回归:替老同事们高兴,对行业也是好事

9月2日,荣耀CEO赵明在采访中谈及华为手机回归时表示,替老同事们高兴,觉得手机行业,由于华为的回归,让竞争充满了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多的魅力,对行业来说也是件好事。

发布于:8月以前  |  423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AI操控无人机能力超越人类冠军

《自然》30日发表的一篇论文报道了一个名为Swift的人工智能(AI)系统,该系统驾驶无人机的能力可在真实世界中一对一冠军赛里战胜人类对手。

发布于:9月以前  |  423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AI生成的蘑菇科普书存在可致命错误

近日,非营利组织纽约真菌学会(NYMS)发出警告,表示亚马逊为代表的电商平台上,充斥着各种AI生成的蘑菇觅食科普书籍,其中存在诸多错误。

发布于:9月以前  |  420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社交媒体平台𝕏计划收集用户生物识别数据与工作教育经历

社交媒体平台𝕏(原推特)新隐私政策提到:“在您同意的情况下,我们可能出于安全、安保和身份识别目的收集和使用您的生物识别信息。”

发布于:9月以前  |  411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国产扫地机器人热销欧洲,国产割草机器人抢占欧洲草坪

2023年德国柏林消费电子展上,各大企业都带来了最新的理念和产品,而高端化、本土化的中国产品正在不断吸引欧洲等国际市场的目光。

发布于:8月以前  |  406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罗永浩吐槽iPhone15和14不会有区别,除了序列号变了

罗永浩日前在直播中吐槽苹果即将推出的 iPhone 新品,具体内容为:“以我对我‘子公司’的了解,我认为 iPhone 15 跟 iPhone 14 不会有什么区别的,除了序(列)号变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个‘臭厨子’。

发布于:8月以前  |  398次阅读  |  详细内容 »
 最多阅读